大发时时彩注册

曹仁贤:制定弃煤时间表,慎用近零排放、超低排放等误导性名词
来源:索比光伏网 时间:2019-03-14 字体:[ ]

3月9日,全国人大代表、阳光电源董事长曹仁贤在接受记者专访时透露,此次两会期间,他的建议主要围绕着“能源管理升格、合理增加附加、制定去煤时间表、达成能源共识推动能源转型”五个方面,为可再生能源业健康发展、建设生态文明、打好空气污染防治攻坚战呼吁并给出建议。

作为在可再生能源领域工作超过25年的专业人士,此次曹仁贤针对能源工作中的一些掣肘、遇到的困难以及未来的发展提出了建议和专业化的解决方案。

曹仁贤在两会上提出的建议:成立能源部;可再生能源附加提高1分钱,及早解决欠补问题;慎用“化石能源清洁论、煤炭绿色发展论、低碳论、近零排放论、超低排放论”等误导性名词,制定燃煤发电退出时间表。

建议国家成立能源部

引导能源变革顺利进行

2018年两会期间,外媒曾经报道中国将计划设立能源部,这是继1993年能源部撤销后,再次传来成立能源部的消息。目前国家能源局2008年成立,隶属国家发改委,2013年与电监会重组。

曹仁贤认为:国家应重组能源部来打破当前能源变革遇到的瓶颈。“能源管理不升格,许多环节、部门的壁垒就没办法打破,政府应从顶层设计出发,为能源创新变革、能源市场化改革铺平道路,加快多能灵活协同,实现太阳能、风电、氢能、储能等可再生能源的大规模应用,以大幅度减少空气污染,改善生态环境。”

去年两会,生态文明建设被写入宪法(注1),今年是宪法修订后的第二年,应成立能源部,为清洁能源大比例使用提供条件。

“目前光伏实现与火电平价遇到最大的阻碍在产业之外。”曹仁贤认为,中国光伏企业通过十余年努力已经在技术和成本上双双领先世界,并帮助全球大部分地区实现了平价上网,但在本国却由于土地、融资和电力体制等因素,时至今日仍然没办法达到平价。他期望通过能源部的成立,集中资源进行能源领域重大创新,降低能源生产和消费中的非技术成本。

同时能源部的成立也有利于多种能源之间的分工协作。曹仁贤说:“正在进行的能源变革中,石油、天然气、煤炭等化石能源与可再生能源、新能源汽车相互之间的交集,有协作,也有竞争和更迭。成立更高一级的能源管理部门,可以有效提高决策效率,打破现有桎梏,助力能源转型事业健康发展。”

建议可再生能源附加增加1分钱

及早解决欠补问题

今年是曹仁贤第二次在两会上呼吁增加1分钱/kWh的可再生能源附加,建议将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征收标准由现行的1.9分钱/kWh增加到2.9分/kWh。目前中国政府已经欠新能源企业补贴资金超过千亿元,其中不少民营企业因拖欠问题给其后续发展带来了困难。

曹仁贤认为,我们应正视获得“绿水青山”所必须付出的成本,合理制定可再生能源附加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。

“能源是特殊商品,但本质还是商品,合理的成本应该正视,相关企业也应该得到尊重。”曹仁贤说,“全社会在享受更清洁环境的时候,适当的增加用电成本是合理的,即使不通过附加的方式,在可再生能源平价之前,也会通过其它方式转嫁到生产生活中去。否则,就只会造成目前光伏产业蓬勃发展,但光伏企业却饱受欠补问题困扰,这种情况不健康,也不能持续。”

曹仁贤指出,没有德国、中国等国家的支持,可再生能源成本不可能有现在的低价,通过合理的顶层设计,让产业发展的更好,从长远角度看,反而节省了成本。“而且相比德国市场,我们的可再生能源附加已经很少了,德国目前可再生能源附加为6.79欧分/kWh,相当于征收5.1分/kWh,与我们的居民用电价格都相当了。”他说。

化石能源低碳是伪命题

建议新增发电装机全部由可再生能源构成

“根据预测,2019年全社会总能耗折算成标准煤约为48亿吨,较去年新增1.8亿吨,我建议新增装机不要再使用燃煤机组。”曹仁贤这番话既是对能源变革的思考,也是对火电产业的预警。

曹仁贤认为,当下化石能源退坡趋势明显,国家不宜再上马新的火电项目,除增大环保压力外,这些项目还面临着巨大的经营风险。

但与此同时,非化石能源仍然在增长(注2),每年新增装机中约30%是化石能源,而且,社会上有些声音认为化石能源可以做到低碳、近零排放。

曹仁贤建议,要对排放的标准和强度进行定义,严禁化石能源用“清洁”、“低碳”、“近零排放”、“超低排放”等字眼混淆概念,误导消费者。“化石能源的清洁是相对而言的,近零排放仅仅是指减少的硫化物、氮氧化物等有害物质,低碳这个概念也不成立,煤炭燃烧产生的二氧化碳是燃烧物本身的2.5倍”他说。

“目前化石能源企业也在通过技术、装备提升和一些管理措施减少污染,但一方面成本巨大,另一方面污染必定存在,只是有大有小,我去过很多煤电厂,周围无论是空气还是地表,都是不干净的。”曹仁贤说,“京津冀地区之所以雾霾如此严重,主要是因为过密的燃烧活动。”

根据媒体报道,本次政协会议上,生态环境部大气司司长刘炳江就简要提到了雾霾原因基本搞清楚了,并表示京津冀及周边地区“高耗能、高排放的企业密集,导致了大气污染物的排放量是全国平均数的4倍左右”。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表示,污染排放中有四大主要来源,占比要达到90%以上,分别是工业、燃煤、机动车、扬尘。

“我们应正视并尊重化石能源的牺牲和让步,使可再生能源优先上网、优先发电、优先使用。从全球来看,各国传统能源都在为新能源让道,很多国家制定了弃煤时间表,我们也希望通过科学的制度安排,让化石能源逐步进入辅助市场,逐步走向备用能源。因此,我们需要制定燃煤的退出路线图、时间表,虽然达成共识异常艰难,但能源变革和生态文明进程不会开倒车了。”

平价之后

光伏人仍不能高枕无忧

随着光伏平价上网逐步临近,关于平价之后的思考掀起热议。曹仁贤认为光伏企业即使实现平价后,可再生能源间歇性特征还在,还需要通过储能、电网灵活性改造等确保可再生能源和其它能源协同,逐步提高清洁能源占比。

这需要全社会改善相关配套环境,也需要光伏企业有着内生动力,不断降低成本,提高电能质量。

“平价之后,首先带来的是对传统观念的震撼。”曹仁贤说,“大家传统观念里,太阳能、风能很贵,在平价之后,新能源将再不会背上昂贵的标签,这将转变全社会的认知”。去年由三峡新能源和阳光电源合作开发的500MW青海格尔木电站,上网电价仅0.31元/kWh,让行业内外的许多人士为之侧目。

“平价也会来带产业上的巨变。产业规模将进一步扩大从而形成更好的学习曲线,让光伏发电成本进一步降低形成正循环。”曹仁贤勉励光伏行业在这个转折点上一定要熬得住、耐得住寂寞、受得了责备,要有坚韧的定力,在这个关键点上努力做好自己,贡献自己的力量,千万不能浮躁,注重自身发展。“这也是我们阳光人每天都要给自己念的紧箍咒 。”

他最后指出:“当可再生能源又廉价、又清洁、又方便的时候,眼睛雪亮的消费者一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,新能源的未来,我们寄希望于新的年青一代”。

注1:将生态文明写入我国宪法的是2018年宪法,序言中和第八十九条出现过两次。

《宪法》序言

发展社会主义民主,健全社会主义法治,贯彻新发展理念,自力更生,艰苦奋斗,逐步实现工业、农业、国防和科学技术的现代化,推动物质文明、政治文明、精神文明、社会文明、生态文明协调发展,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,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。

第八十九条 国务院行使下列职权:

六)领导和管理经济工作和城乡建设、生态文明建设;

注2:根据中电联发布的一份数据:截至2018年底,全国全口径发电装机容量19.0亿千瓦、同比增长6.5%。其中,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容量7.7亿千瓦,占总装机容量的比重为40.8%、比上年提高2.0个百分点。分类型看,水电装机3.5亿千瓦、火电11.4亿千瓦、核电4466万千瓦、并网风电1.8亿千瓦、并网太阳能发电1.7亿千瓦。火电装机中,煤电10.1亿千瓦、占总装机容量的比重为53.0%,比上年降低2.2个百分点;气电8330万千瓦,同比增长10.0%。2018年全国新增发电装机容量1.2亿千瓦,新增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占新增总装机的73.0%。全国新增煤电2903万千瓦、同比少投产601万千瓦,为200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。全国全口径发电量6.99万亿千瓦时,同比增长8.4%。其中,非化石能源发电量2.16万亿千瓦时、同比增长11.1%,占总发电量的比重为30.9%、比上年提高0.6个百分点。水电发电量1.23万亿千瓦时、同比增长3.2%,火电发电量4.92万亿千瓦时、同比增长7.3%。全国并网太阳能发电、风电、核电发电量分别为1775、3660、2944亿千瓦时,同比分别增长50.8%、20.2%、18.6%。新能源发电成为内蒙古、新疆、河北、山东、宁夏、山西、江苏、黑龙江、安徽、吉林等14个省份第二大发电类型。 


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
浏览次数: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